您的位置:主頁 > 時評 > “規則”需重申契約精神

“規則”需重申契約精神

來源:未知 發布時間:2019-12-14 08:06 瀏覽次數:

  直面潛規則盛行的社會給社會生活造成的種種蕪雜混亂和不確定性,需要承認潛規則盛行在于我們的明規則可能很長時間跟不上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出彩”要求,當舊規則已不合時宜,而新規則又沒有建立或者建立了也不被遵循的時候,“潛規則”作為社會成員利益博弈的工具出現了,并且大行其道。

  “要使明規則戰勝潛規則”,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7日會見中外記者時講的這句話,成為后時間值得持續關注的一個亮點。這是李克強表示要“推動促進社會公正的改革,不斷厘清有礙社會公正的規則”時明確提出的觀點。

  “明規則”、“潛規則”、“權力尋租”、“改革紅利”、“約法三章”……這些具有明顯社科思維的詞匯從這位法律學背景的總理嘴里自然流出,可以預見,未來的這一屆政府,將在推進中國的法治進程方面發力。

  中國社會經歷過道德動員的時期,也享受過經濟引擎的輝煌時光,但對于今天的一般市民階層而言,道德動員在一個價值觀已然分崩離析、日益多元的社會里,可調動的社會資源及社群認同空間已越來越小,經濟發展的宏圖在生態危機的拷問下,也不再是熾熱的第一選項,那么,無論是執政者還是民間社會,亟需謀求新的底線共識,選擇可靠的運行機制----“明規則”在這樣一個時代背景之下提出來,將有強烈的社會反饋和深遠的歷史價值。

  恰如一些關切中國轉型的研究者所指出的,中國社會在各個大變革時代所走的彎路在于----我們總是誤把對人的當作一場值得張揚的時代變革和社會進步,同時,我們又總是誤把對規則的厘清當作一場可怕的斗爭來回避和延遲

  提起“明規則”、“潛規則”,國人幾乎都有話要講,或飽受其害,或深諳其道??梢源_認的是,在這個利益分享和利益博弈的過程中,過去靠廣泛道德動員凝聚的社會共識的確日漸微弱,這一現象已經引起知識界的普遍關注,學者秦暉所引發的一場關于重回底線共識的討論便是對這個時代的一次把脈。

  思想家們各自開出藥方,或審慎樂觀,或悲觀觀望,在繼續啟蒙話語還是重啟新的社會動員語態方面,也各持己見。而政府作為代理人所拋出的路徑選擇,相較于知識分子學究氣濃重的討論,可能顯得更為務實和迫切,在社會動員的能量方面也是知識分子群體所難以企及的。李克強提出的“要使明規則戰勝潛規則”,便有這樣的特質:實用,可操作性強。也就是說,價值觀的分歧可以擱置或持續爭論,且在一個多元社會,不同立場或利益代表的共存已經是社會發展的必然,誰也無法以道德動員的簡單說教或經濟利益的物質驅使全體社會成員向己方妥協,那么,在這樣一個鴻溝日益擴大的情境之下,謀求社會運行機制層面的“明規則”可能是當務之急,也是最為可行的。

  那么,需要追問的是,“明規則”是什么?“明規則”是法律條款嗎?“明規則”是道德律令嗎?“潛規則”又是什么?它們和“良規則”又是什么關系?“明規則”一定是“良規則”,“潛規則”一定是“惡規則”嗎?這需要社會廣泛的討論和對歷史作一番理性的回溯。

  當“要使明規則戰勝潛規則”提上一國總理的議事日程,應當承認,這個社會已經存在“潛規則”盛行的現象,到了需要厘清和重申“明規則”的時候了。因此,我們需要回答一個問題:潛規則為何如此如魚得水?明規則為何讓老實人吃虧?

  在這個急遽轉型的時代,國人曾經耗費不少時間探索社會變革中“人的”和“規則的”之間的關系,恰如一些關切中國轉型的研究者所指出的,中國社會在各個大變革時代所走的彎路在于----我們總是誤把對人的當作一場值得張揚的時代變革和社會進步,同時,我們又總是誤把對規則的厘清當作一場可怕的斗爭來回避和延遲。

  今天,留給社會良序變革的時間和空間可謂既充滿希望又極為緊迫,社會成員的焦灼情緒已然觸手可及,社會精英的憂患意識也到了一個臨界點,究竟是逃避變革的困境,用腳投票,還是直面當前的機會,參與推進時代的變革?社會精英的徘徊觀望態度不難窺見。

  直面潛規則盛行給社會生活造成的種種蕪雜混亂和不確定性,需要承認潛規則盛行在于我們的明規則可能很長時間跟不上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出彩”要求,當舊規則已不合時宜,而新規則又沒有建立或者建立了也不被遵循的時候,“潛規則”作為社會成員利益博弈的工具出現了,并且大行其道。

  經歷改革開放發展30年,充分享受過“改革紅利”的國人恐怕難以再用“時傳祥、焦裕祿”這樣一些道德模范來激勵,承認民眾正當的利益訴求,同時厘清不合理的利益攫取,也許成為了今天推進改革的必然選擇。當然,正如李克強所言的,“現在觸動利益往往比觸及靈魂還難”,但是,正因為難,更加說明這已經是一個無法再推遲的改革需要,如果再有延滯和猶疑,既得利益的固化和結盟將會造成改革更大的困境和阻礙,甚至引發不必要的社會震蕩。

  當李克強承諾“一級做給一級看”時,這場規則在執政層面的起點有了,而社會層面、民間渠道的“規則”所能涵蓋的范疇遠遠不止于對政府的監督和期待。無論是知識分子還是體力勞動者,無論是精英還是知識精英、商業精英,我們需要一個更加不偏不倚的態度來建設“明規則”,它不僅僅包括法制,也包括種種的行業規范和公共道德,但其核心也許是關于契約精神的重申和確立,“明規則”應當首先推崇法的精神,在法的精神之下,重塑社會各個層面的規范和協調運行機制。

  推進良序變革,推進自我,李克強這樣說:“這是削權,是自我,會很痛,甚至有割腕的感覺,但這是發展的需要,是人民的愿望”。這是大實話,也是如他所提的“約法三章”式的一項承諾。在規則最大化和利益最大化面前,沒有人可以置身其外,也沒有人可以魚與熊掌兼得,因此,我們每個人既是變革的推動力量,也是這場“規則”的起點。鳳凰網.轉載請注明來源

  司法機關懂得平衡公民言論自由權與保障社會秩序之間的關系,也分得清普通違法與犯罪的區別。[詳細]

  他們欠下的法治債、感情債,不只什剎海練攤的9齡童這一個。他們欠下的,是整個社會。這是一個按身份站隊的時代,不是以法理站隊的時代。[詳細]

山东十一运夺金开奖